建國已百年不要讓 國父再夜夜流淚

建國已百年 不要讓 國父再夜夜流淚

中華民國為了鞏固復興基地台澎金馬的安全,政府於民國38年宣布戒嚴,然社會環境的變遷與世界民主潮流的推波助瀾,經過38年的歲月於76年7月15日零時宣布台灣地區解除戒嚴,接著77年1月解除報禁,78年1月解除黨禁,這樣還不夠,還需要立法的配套,立法院於同年1月27日修改人民團體法,經總統公告3天後,台灣人民才真正享有結社、集會與言論等自由,從此各種社團如雨後春筍地冒出頭,現在向內政部登記的全國性社團有近萬個,台北市與新北市各超過3千個地方性社團,全國各縣市的社團應超過4萬個以上,可見國人享受民主果實之後,台灣人民關心社會脈動,用行動來表現的活動力有多大。

享有民主國家應有自由的國人,在不預期的民主到來,致使政府來不及做好配套措施,來教導國人學習民主會議應有的議事素養,而處處可見違反民主的現象,如:不尊重他人發言的權利、不傾聽他人發言的雅量、不知開會的規則等等,這些民主議事素養的教育工作是政府責無旁怠應負起的責任,然民主社會已經過了20多個年頭,此種現象依然處處可見,顯然政府是怠職,是不負責任。內政部雖在54年7月20日頒布會議規範,其目的在教導人民行使民權,然當時為戒嚴時期,政府的用心卻變成惠而不實;如果說一般行政機關與教育機關有9成的人不懂議事規則,有人會說在汙蔑政府,這絕不是誇大其詞,而是其來有自,教育部於28年訂頒師範學院分系必修及選修「民權行使與實習」課程,規定二個學分,45年8月22日教育部重新修訂,則取消這項規定,致使議事師資養成教育中斷,直到57年為配合國中義務教育政策,國立台灣師範大學開設公民訓育系,規劃「議事研究」課程,才讓中斷12年的議事師資培育工作重新復活,然每年公立師範師資養成教育的畢業生超過萬名,加上私校師資培育的畢業生更是不計其數,而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公民訓育系(該系於91年更名為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自開系以來,每年畢業生平均數約67名,以這樣懸殊比例人數是無法撐起台灣民主議事教育的工作,解嚴已過二十多年,政府依然對議事教育沒做任何改變,且還往下走,該系「議事研究」課程已吹起熄燈號。全國有4萬多個社團,其會員人數約有數十萬人,有20萬教師,這一群人約有9成未曾接觸議事規則,人民對議事的無知是相當無奈的。

民主已是普世的價值,開會已成為民主社會公民日常生活中的一部份。國中、高中職生的班會列入課表內;校園裡更有開不完的會議,如:校務會議、教評會議、申評會議等;家長會須每學年定期召開家長代表大會改選會長與家長委員並舉行家長委員會議;各種社團須召開法定的會員大會、理事會、監事會;立法院於84年通過公寓大廈管理條例後,每個社區都要召開區分所有權人會議與社區管理委員會;勞工朋友要加入工會,保障勞工權益也要開會議決,幾乎已經到了人人皆須與會的程度。

開會的目的在解決問題,參加會議的人可以用二個方式提出問題,一個是提案在會議前用書面提出問題,另一個是動議在會議中用口頭提出問題,面對問題當然是就題論事,討論應遵守五個要領,限次、限時、一時不議二事、不得發言離題、聲明發言性質,這5個要領在於提昇會議效率,在多元社會裡不同的聲音應相互尊重,尊重的民主方式就是表決,表決必須兩面俱呈,先問贊成,再問反對,最後由主席宣布表決結果,若贊成多於反對為之通過,反對多於贊成為之否決,在議事進行中出席人應維護自己的權益,這些權益就是權宜問題、秩序問題、申訴動議與會議詢問稱為出席人的4個特權,討論5個要領與出席人4個特權皆來自會議規範的條文,為了推廣給社會大眾很清晰的焦點合稱為會議規範五四運動,而這個運動在台灣議事效率促進會已經推動了10年,期待在建國百年之際,讓大家知道有一群人在默默的為這個民主社會做民主議事素養的推廣。

國父 孫中山先生在民國6年首編「民權初步」一書,他認為要使國家富強,必先發達民權,而發達民權的第一步就是集會。也就是要使人民有集會結社,行使權力的知識與能力。雖然內政部以「民權初步」為籃本,邀請學者、專家研議而成為會議規範,恰逢戒嚴時期,無法展現其美意,欣逢建國百年,政府若不再有計畫的讓教師學習議事知能,讓社團的社會中堅幹部了解議事規則,國父在地下有知,一定夜夜傷心落淚。

陳勁達 筆 2011 / 9 / 26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