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的公民應具備民主會議的基本素養

成熟的公民應具備民主會議的基本素養

治理民主社會的政府,應該要有依法治理的態度。國民政府在民國38年宣布戒嚴,因時空的轉換,外在環境的變遷,台灣地區於76年7月15日零時宣布解除戒嚴,77年1月解除報禁,78年解除黨禁,立法院也於同年1月27日修定 「人民團體法」,經總統公佈後,國人才真正享有民主社會應有的集會、結社、言論等自由,自79年後,各種社團如雨後春筍般的冒出頭,目前全國性社團將近1萬個,新北市與台北市各有3000多個社團,其關心社會的脈動、關懷社會的發展處處可見其活動力。

在不預期享有民主國家應有自由的國人,政府來不及做好配套措施來教導國人學習民主會議應有的民主素養,然民主社會已經過了20多個年頭,此種現象依然存在,就有怠職的責任。不論一般行政、教育行政、教育人員、社團幹部約有9成未曾接觸這種議事研習課程,因此,開會沒有法定的議程、會議不知如何寫提案、討論不知有五個要素、表決可以用鼓掌方式視為通過、表決同數時可以下次會議再表決,會議紀錄沒有既定的格式等等,諸如此類違反一般規則的現象一再的在各機關、各種社團出現,最讓人感受最深的,就是會議沒有效率,當然這樣的結果就是在內耗國人的行動力。

9成的國人不知民主會議應有的民主素養,並不是危言聳聽,也不是誇大其辭,而是其來有自。教育部於民國28年訂頒師範學院分系必修及選修「民權行使與實習」課程,規定二個學分,45年8月22日教育部重新修訂,則取消這項規定,直到57年為配合國中義務教育政策,國立台灣師範大學開設公民訓育系,規劃「議事研究」課程,讓中斷12年的議事師資培育工作重新開始復活,該系是全國唯一有「議事研究」的系所,每年公立師範師資養成教育的畢業生超過萬名,加上私校師資培育的畢業生更是不計其數,然台灣師範大學公訓系自開系以來畢業生年平均數約在67名,這樣懸殊比例人數是無法撐起台灣民主議事教育的全部工作。解嚴已過二十多年,政府依然對議事教育沒做任何改變,老師沒有民主議事的知能是眾人皆知,學生不懂班會的程序是很自然的邏輯,難怪立法院議事一直在空轉,在內耗,人民對議事的不知是相當無奈的。

民主已是普世的價值,開會已成為民主社會生活的一部份。國中、高中職生、大專院校學生的班會列入班級課表內;校園裡更有開不完的會議,如校務會議、教評會議、申評會議等;家長會須定期召開家長代表大會改選會長與家長委員並舉行委員會議;各種社團須召開法定的會員大會、理事會、監事會;84年通過公寓大廈管理條例後,每個社會都要召開區分所有權人會議與社區管理委員會;勞工朋友要加入工會,保障勞工權益也要開會議決,幾乎已到人人須與會的程度。

開會的目的在解決問題。任何一名與會者應該很清楚提出問題有二個方式,一個是提案,另一個就是動議,面對問題當然就題論事,討論有五個要素,限次、限時、一時不議二事、不得發言離題、聲明發言性質,不同的聲音應相互尊重,就須進行表決,表決必須兩面俱呈,先問贊成,再問反對,最後主席宣布表決結果,若贊成多於反對為之通過,反對多於贊成為之否決,這樣的過程大約要花3個小時的時間。各種會議回歸政府體制去推廣,學校、學生與家長歸教育單位,各種社團歸內政部,社區管委會歸營建署,只要政府各單位有心訂出長年推廣計畫,同心協力一定可以讓人民個個都有民主會議的基本素養,只要有行動都不嫌慢,就怕像木頭人一動也不動,還是原地踏步,會議雖是雕蟲小技,卻是可以立大功,你說那一件事不是在會議中議決的呢?

陳勁達筆 31/7/2011

會議規範已喪失行政命令位階

會議規範已喪失行政命令位階

青商總會於2007年第二次會員代表大會通過青商議事規則,因此總會的委員會、理事會、會員代表大會應依此為依歸,教育訓練也應以「青商議事規則研習」才合宜。各分會的法定會議得參考青商議事規則為該分會會的議事規則,若各分會在當地各縣市政府登記立案,必須在各分會理事會的會議上通過總會青商議事規則,則青商議事規則就為該分會的議事規則,若無此會議紀錄記載,那就談不上該分會有實質議事規則的概念,舉例來說台北青商理事會於1983年12月7日議決通過台北青商議事規則,因此台北青商的會員大會、理事會及委員會就得依自己理事會所通過的議事規則來開會,若參加總會的會議就得依總會的青商議事規則來進行議事,這兩種議事規則的部份條文是有不同的,但不影響各自所遵循的議事規則。

法之位階高低,以憲法為最高,法律次之,其次為命令。「會議規範」於1965年7月經內政部頒布後,依當時法令「會議規範」被視為行政命令,然2004年5月中央標準法規經修正公布之後,「會議規範」已喪失行政命令位階(註一),只能為各機關、社團做為定訂議事規則的參考,就如同「議事規則範例」一樣,若各社會團體理事會議決通過「會議規範」或「議事規則範例」為該團體的議事規則,那就提昇到如同法律的位階。

沒有規矩,何成分圓。民主會議必須依法來議事,若無法就無效率可言。在會議規範已喪失行政命令之後,各社團、機關就成為自由之身,必須在該組織會議上研討通過一套議事規則才是上上之策。

陳勁達 2010/3/15

(註一) 中央標準法規 第三條 (命令之名稱) 各機關發布之命令,得依其性質,稱規程、規則、細則、辦法、綱要、標準或準則。

請共同推動「聲明發言性質」運動

請共同推動「聲明發言性質」運動

你會開會嗎?只要曾參加過幾次會議的人,應該都會說:我會開會。當議案進行討論時,出席人取得發言權,首先須要「聲明發言性質」,若無此聲明,你說你會開會, 恐有商榷的餘地。

何謂聲明發言性質?會議規範第二十五條 聲明發言性質 出席人取得發言地位後,須首先聲明其發言性質,對在場之問題,為贊成,為反對,為修正,或為其他有關動議。

在場之問題指的就是提案與動議。出席人經主席同意取得發言權,對在場的問題,須聲明為贊成,為反對,為修正,或為其他有關動議。致於其他有關動議,又是指那些動議?就是擱置動議、付委動議、延期討論動議、無期延期動議、停止討論動議、散會動議、休息動議及十個偶發動議。也就是出席人要在附屬動議與偶發動議中挑出一個最適當的動議,來當引言,依性質的本意再來表達自己的論述,而不是隨性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對上述事項,稍做說明如下:

一、贊成:出席人若認同問題的內容,得表示贊成,並給予支持與鼓勵。經表決後,若贊成的比反對的多,此問題為通過。
二、反對:出席人若不認同問題的內容,得表示反對,並說明反對理由。經表決後,若反對的比贊成的多,此問題為否決。
三、修正動議:出席人若對問題內容有部份不認同的,得提出修改意見。
四、擱置動議:出席人若對問題認為沒有討論的必要,得提出擱置動議。
五、付委動議:出席人若對問題的內容,希望能蒐集更詳細資料後再討論,得提 出付委。
六、延期討論動議:出席人若對問題的討論,認為沒有急迫性,得提出延期討論。
七、無期延期動議:出席人若覺得問題很尴尬,贊成也不是,反對也不是,得提出 無期延期。
八、收回動議:出席人若對問題的討論,表達反對意見多於贊成意見,原提案人得提出收回動議。

因此,依照「聲明發言性質」的程序,問題經過充分討論、表決,其決議內容應為下列七項:一、通過(或修正後通過)。二、否決。三、擱置。四、付委給某人(或某委員會)於某日後提出討論。五、延期至某日討論。六、無期延期。七、收回。

議案進行討論時,議場上有二種人是會眾很不樂意見到,然而出現的機率卻最高,一種是發言離題,不就議題論事的人,另一種是言不及意,不知所云,且沒有時間概念的人,主席碰上這二種人本應適時制止其發言,但大部份的主席都想當爛好人,不願得罪發言者,受害的就是不想聽沒有營養語言的出席人;如果主席能堅守其職責,要求出席人取得發言權時,須首先「聲明發言性質」,始可發言。如上所提的這二種人就無所遁行,無法自以為是,如此議場上就能去蕪存菁,會議效率就彰顯了。

議場上,不但主席要確實執行議事規則,出席人也應共同遵守。倘若主席有所閃失,出席人也應立即提出秩序問題,要求主席撥亂反正。議場上人人堅守「聲明發言性質」,發言者依聲明發言性質,專注地陳述發言,依聲明發言性質往上追究探本,還可間接探討提案與臨時動議內容的具體性與完整性,往下也能探討會議紀錄的內容。因此,推動「聲明發言性質」,是提昇會議效率的第一個重要關卡,如此慢慢的推敲,便能發現並了解會議邏輯的原貌。

陳勁達 2009/7/31

如何開個有效的例會

如何開個有效的例會

你會開會嗎?這不是一個很好回答的問題,就如同想開一個有效率的會議,效率的標準是什麼?卻很難用量化來表示一樣,如果能用幾個概念來檢測自己對開會的認知,不失為一個衡量的方式。

把會議比喻為遊戲,在玩遊戲之前一定要充份了解遊戲規則,怎樣才能得分?得幾分?違規的界線在那裡?會議何曾不是如此,在開會之前,你一定要知道會議的遊戲規則是什麼,有那些權利?那些義務?該怎樣討論?該如何表決?如果你都對議事規則都沒有這樣的認知,萬一出了狀況,聽誰的?誰都對,也都不對,因為沒在會議前先約定,說清楚,就表示無法條可論是非。依目前國內環境,以內政部頒布的「會議規範」100條當做社團會議的遊戲規則,不失為最快速且較無爭議的方法,當然,如果有能力的話,也可以自行定訂議事規則。

會議的目的在解決問題,解決問題的最後手段就是表決,若要自定議事規則就從表決狀態下手,表決的方法、表決的方式,表決的通過與否決,表決額數等等(請參考「適情適理的過半數決就由你來決定」一文),條文擬妥,經會眾充分討論、表決,通過之後就是該團體的議事規則。從零到一是很難的,但只要下定決心定出第一條,就是一個開始,你就會覺得沒有議事規則,開會真的是沒有效率。

會議依其內涵分為民主會議與行政會議。民主會議是以參加會議的大多數人意見為決議,而不是依主席個人的意思來決議;行政會議是行政首長須負完全行政責任,其討論過程可遵照民主會議的方式,但表決僅供參考,也就是說行政首長當主席,依主席的決定為決議,兩者在表決上炯然不同,絕不可混淆。

在商店購買食品,你會特別留意食品的保存期限,為什麼?這是在維護自身的消費者權益。在議場上將自己比喻為消費者,你知道自己有那些權利?如果不盡然清楚,當權利受損時,又該如何補救,討回公道。議場上可分為兩種人,一是出席人,另一是列席人,出席人有發言、動議、提案、討論、表決及選舉等權利。出席人有遵守會議規則,服從決議等義務。未出席亦同(會議規範第二十條)。列席人得參與本身所代表單位有關問題之發言與討論。列席人有遵守會議規則,發言禮貌及議場秩序之義務(會議規範第二十二條)。當你知道權利之後,你知不代表你會用,也應當知道如何行使這些權利,先當一個觀察員,再來模彷,經過時間的洗禮,累積了經驗,就能駕輕就熟,或者透過教育研習,在習練演試中學習,可縮短摸索時間。

誰不會開會,但開的會議有沒有效率就值得探討。會議的目的在解決問題,議而未決,下次還得再議,顯然就沒有效率,因此效率的第一個指標就是任何議案都要做成決議。第二個指標就是不要無謂的浪費時間,譬如:發言者對議案表示意見三分鐘,主席唯恐會眾聽不清楚,再陳述一次且時間更長達五分鐘,有需要主席重複的陳述嗎?發言者的發言內容,若會眾無人表示聽不清楚,就無須主席的代勞,這就是無謂的浪費時間;議案進行討論,發言者不就題論事,屬於發言離題,主席應予制止或中止其其發言(會議規範第二十七條),而大部份的主席都喜歡當爛好人,就苦了會眾,聽了一大堆的費話,當然也是無謂的浪費時間。你有了會議效率的概念,就會提省自己勿犯,也會糾舉主席,人人守規則,效率就很自然的浮升出來。

議事規則雖懂得不多,但大家都知道要尊重少數,服從多數的道理,這些都是民主會議的基本精神:(一)自由討論精神。(二)平等公正精神。(三)人人等權精神。(四)尊重少數精神。(五)服從多數精神。(六)秩序和諧精神。從這些精神指標可以用邏輯的理論去彌補議事規則不足,例如:表決有贊成、反對與棄權三種選項,議案須過半數決為通過,贊成方已過半數,難道還要問反對方嗎,是的,因為要尊重人人等權精神的指標。

你會開會嗎?只要你心中存有議事規則的概念,維護自我權利的概念,會議效率的概念,會議內涵的概念,會議基本精神的概念,縱始議事規則不怎麼熟悉,事實上,你已經懂得怎麼開會了。

陳勁達 筆 2009/4/16

自己的藍圖應自己來規劃

自己的藍圖應自己來規劃

社團經營應追求永續發展,為注入活力的新血輪,理監事一定要依期改選,理監事的任期從一年至四年不等,在改選時卻有一個很無奈的問題出現在登記有案的社團裡。

依目前人團法的規定在會計年度結束前二個月,由理事會擬出下年度的工作計劃與財務預算,經理事會通過後送會員大會審查,經會員大會審查通過後實施,若無改選的年度理當平安無事,但碰到改選理監事時,就會出現前朝元老在規劃新朝年代的藍圖,然後要求新年代的一群按圖施工,這種不合邏輯的事情一直困擾社團的發展,那有上屆的理事會製作的衣服,硬要下屆的理事會照單全收,若要修改,又得召開臨時會員大會討論議決,可謂勞師動眾,合理的作法是新當選的理事群應由他們自己去規劃自己想做的工作計劃,依自訂的計劃去擬定財務預算,然後送會園大會討論通過才實施,為符合法規其操作的過程,如下:

(一)第三屆理事會於12月5日(假設日期)召開最後一次會議提出「第四屆工作計劃與財務預算由第四屆理事會擬定案(以下簡稱該案),送請臨時會員大會通過案。」,若經第三理事會通過。

(二)次年1月3日召開第四屆第一次會員大會時,第三屆理事會所通過的「該案」成為大會的提案,如獲可決,就送請第四屆理事會討論;此時大會並選出第四屆選出理事、監事。

(三)第四屆會員大會閉會後,於1月15日召開第四屆理事會第一次會議,討論第四屆的工作計劃與財務預算,如獲可決,必須送請第一次臨時會員大會審議。

(四)依法召開第四屆第一次臨時會員大會,討論第四屆的工作計劃與財務預算案,如獲可決,就可依計劃實施。

這樣的過程與結果既合法又合身才是兩全其美。

陳勁達 筆 2008/11 / 22

國小班級自治活動的教學內容不夠深入

國小班級自治活動的教學內容不夠深入

教育部審定的國小三年級上學期社會課教本中的「學生自治活動」課程是以選舉班級幹部為教學重點,藉者班會活動來選舉班級幹部,讓學童了解班級幹部是為同學服務的好幫手,不同職稱各有其不同的服務項目,適才適用,選出適當的同學來擔任適當的職務,在選舉過程中應讓學童認知,選舉的方法與公平性,選出班級幹部後,班會還能做什麼?談訂定生活公約,太扯了,小三學生有能力談嗎!在班會中選舉班級幹部是個程序,也應該讓學童知道班會的程序有那些、班會上有那些角色的扮演者,都是教學內涵的一部份,當然還可以延伸一些基礎的自治活動該有的知識。

開班會不可缺少的角色是主席、紀錄與司儀,還有配角是參加班會的同學,就會談到班會的組成成員,成員中就有出席人與列席人,而老師又是怎樣的角色,在課本中都未提到,因此在教學上應可擴充這些知識。

01、出席人與列席人的權利與義務。

會議上依權利可分為出席人與列席人。出席人有提案、動議、發言、討論、表決及選舉等權。出席人應共同維護議場秩序,於主席發言及議案提付表決時,不得離開議場。
列席人得參與本身所代表單位有關問題之發言與討論。列席人有遵守會議規則,發言禮貌及議場秩序之義務。

02、提案與臨時動議。

03、主席的表決權:(表決)
主席在下列三種的情況下,才參與表決:
(一)是否同數時,主席加入贊成的一方,議案使其可決。若表決結果是七比七,主席宣佈加入贊成的一方,則表決結果變成八比七,議案為可決。
(二)是否相差一票時,主席加入反對的一方,使其議案為否決。若表決結果是七比六,主席加入反對的一方,表決結果變成七比七,議事為否決。
(三)特別額數規定,相差一票時,主席加入相差一票之一方使其議案為可決。譬如停止討論動議的表決結果,贊成九票,反對五票,主席加入贊成的一方,使其表決結果變成十比五,議案為可決。(贊成的票數為反對票數二倍為停止討論動議的可決額數。)
議案的通過其最終結果:贊成的一方須比反對的一方多一票,議案為可決,同數時,議案為否決。

04、會議的核心價值在於民主與效率:(討論)

為了效率,而犧牲了民主價值為之獨裁;為了民主,而不知討論的節制為之沒有效率。兩者之間的平衡,就需要議事的種種規則來折衝,使其達到民主討論的目的,又兼顧效率的原則。

05、提昇會議效率的第一步應培養對提案的內容力求達到完備:(動議)

任何出席人有提案權,只要有人附署,提案就成立,至於提案的內容是否嚴謹?是否完整?任何人無權干涉,也正因為尊重出席人的基本權利之下,提案的內容應加以訓練使其符合人、事、時、地、物的要求,而不是只提問題的表面,而沒提問題解決的方案。民權初步對動議所下的注解是對事體處分之提議,也就是說對問題處理的提議為之動議,動議如此,也是如此。

06、主席的討論權。(討論)

議案進行討論時,若贊成一方為其多數的發言,主席當然可以適時的請出席人動動腦做逆向思考,提出反對的的意見,但主席若居於主席地位對議案表示意見,足以影響會眾對議案的表決態度,因此,主席若有偏頗,會眾得提出秩序問題,要求主席力求議事公正。主席是出席者,當然對議案也有討論權,只不過身兼主席,必須居於公正超然的立場主席會議,因此主席參與議案的討論,必須離開主席的地位,由副主席佔代主席地位,經副主席同意,取得發言權始能參與議案的討論。

07、主席參與議案的討論,須離開主席地位,以該議案的結束為原則。(討論)

主席應於每次會議前覓妥副主席,並於會議中宣佈本次會議的副主席人選(若法有明文規定副主席人選,從其規),當主席參與議案的討論,就變成出席人而非主席,應將主席地位交予副主席來主持會議,直到該議案結束才恢復原來主席的地位。

08、副主席若不歸還主席地位該如何?(討論)

依經驗法則,副主席主持會議的經驗應比主席少,若其表現不凡並有過之時,也應虛懷若谷,在主席對該議案參與討論,直到議案表決完成時,副主席應主動將主席地位還予原來主席,若副主席不交還主席地位,而賴著主席地位不放,出席人得以提出權宜問題要求副主席,副主席若置之不理,會眾應提申訴動議,由會眾討論、表決之,申訴動議的表決若通過,副主席應執行決議,交還主席的地位,申訴動議的表決結果是否決,表示會眾同意由副主席繼續主持會議,但會因小失大而喪失往後擔任副主席的機會。

09、主席不宜重複發言者的內容。(討論)

增之一分則太多,減之一分則太少。主席居於主席地位不應表示任何意見,也不需要重複發言者的內容,之所以有這樣的動作,有幾項合理的解釋,其一是出席者發言不夠具體,語意不詳,主席好心代為轉述,若是如此,主席的好心是多餘的,任何發言者的內容都經過主席再次的轉述,會增加會議的時間,出席人對發言者的內容若不甚了解,應由出席人自行提出要求,要求發言者再次發言,講清楚說明白,而不是主席的好心代之;在議場上主席應要求發言者聲明發言性質,對議案為贊成,為反對,或為其他有關動議,發言者先將結論告知會眾,若是其理敘述與焉不詳,並不影響其結論,會眾當無須有此要求,主席也無需代勞,其二是主席暗渡成艙,藉著出席人的贊成意見,來表達自己的看法,頗有搭順風車的意味,為了避免瓜田李下的嫌疑,主席不做接述動作重複發言者的內容才是上策,為了達到有效率的會議,主席充分尊重出席人發言的空間就是盡到主席的責任。

10、民主會議與行政會議的不同。各級學校校長召集各處室主任、組長召開的會議為行政會議,其過程得依會議規範的操作來處理議案,但表決的結果卻是僅供參考,其理是校長是行政首長自當負其行政責任,表決結果若背離行政考量,將無法推動校務,主席當有裁示權,行政會議的議事規則以參考行政院會議事規則為其標竿;民主會議的議案表決則由在場出席人的多數人來決定的,主席無權做裁示的決議,也就民主會議是合議制其責任由全體出席人來共同承擔,兩者之間最大的不同,就是責任的歸屬,行政會議其議案的表決由行政首長擔負全責,民主會議其議案的表決由全體出席人共同擔當。

11、全體出席人應接受民主會議的決議。(執行)

會議的開議與否取決於出席人是否達到應出席人數的過半數,只要有過半數的出席,主席應宣佈會議開始,會議中議案進行表決,表決人數之計算以參加表決可、否兩種計算之,多數贊成議案為可決,出席者與缺席者應接受會議的決議是出席人的義務。

12、議案經贊成與反對兩面俱呈後,應由主席宣佈表決結果。(表決)

主席若沒依照程序宣佈表決結果,是程序有瑕疵,但不影響議案的結果,為避免無謂的紛爭,議案經過充分討論,並做兩面俱呈的表決,主席應宣佈表決結果,使其議案劃下完美的修止符。國會殿堂的主席如立法院的主席在議案通過之時,都會用議事槌敲在議事版上,為之拍版定案,一般會議沒有此項設備,不因沒有此項設備議案就不通過,這是違反事實,因此,主席在表決之後,應宣佈表決結果為可決或否決,使其議案完整的做個結束。

13、選舉首重公平。(選舉)

選舉名額及候選人均為一人時,選舉方法有兩種,一為投票選舉,一為舉手選舉,採前項方法選票應規劃贊成與反對兩種選項,兩者皆選為廢票,兩者都不選為空白票,單選之後,開票結果必能分出勝負,贊成多於反對為勝出,反對多於贊成為敗選,應另提候選人,若採後項舉手選舉,也應做兩面具俱呈;若是二名以上候選人,採投票選舉,則由候選人中選其一,依票數高低定決定勝出,同票時則採抽籤定之,採舉手選舉,得依提名先後順序,依序兩面俱呈表決,表決至通過其一為止。

14、選舉的方式:單記法、連記法、限制連記法。(選舉)

應選名額為一人時,採單記法,應選名額為二人時,採連記法,應選名額為三人以上時,得採限制連記法,其限制以不得超過應選名額的一半。台北市各級學校家長委員的選舉應依教育局所規定選舉方式進行,全體家長代表在家長代表大會中就家長代表中選出二十五名家長委員,再由被選出的家長委員中分別選出會長、副會長,家長委員擇日召開家長委員會議選出常務委員,其選舉結果應將會議紀錄陳報教育局備查,不得採用過去舉手表決方式處理家長委員的選舉。

15、會議紀錄的方式:議事錄、速紀錄、決議錄。(紀錄)

民意機關如立法院、各縣市議會、各鄉民代表會有其幕僚行政人員,因此各民意機關的會議紀錄採用議事錄方式,各種社團因人力不足、設備不足只用決議錄為紀錄方式,大多數校園的會議紀錄則採用速紀錄。會議紀錄則由主席與紀錄簽署方為有效。

16、民主會議的精神是人人等權。(表決)

任何議案的表決,在場的出席人皆有表決權,議案的表決有過半數的人贊成,當然是絕對的通過,但主席仍需問反對的一方,其理是等權的觀念,不可因效率而拙喪議事民主的核心價值。

17、過半數決的觀念不合效率原則。(表決)

在議學上,人人等權,出席人對議案的表決可採贊成、反對、棄權的決定,議案的表決若是過半數決的額數為可決,每個議案的表決就須清點人數一次,因為議場上人,出席人可隨意進出,人數都是不確定的,不清點在場人數無法定出過半數的依據,其效率何在?若依參與表決的可、否人數計算,每次的表決就決定出勝負了。立法院之所以採過半數決,是有其必要,為維護效率原則,依法定出總額的過半數,就不必清點在場人數了。

18、會議的法律效力與清點人數的關係。(開會)

依人民團體組織法的規定,社會團體、職業團體、政治團體等團體其出席人須過半數的出席,會議始能開議,未達法定出席人數的會議其決議是無效的,因此,任何會議在主席宣佈開會之後,出席人應保持高度的警覺,會議進行中在場人數若低於應出席人數的過半數,出席人得提出清點人數的要求,經清點之後,確實在場人數未達法定出席人數,主席應宣佈改開談話會或散會;若在場人數達法定出席人數,會眾提出清點人數應屬擾亂會場秩序,主席得依經驗裁定清點人數不成立,因為清點人數是屬於權宜問題,主席有權裁示成立與否,而不是只要會眾提出清點人數,主席就照單全收。

19、會議的法律效力與簽到人數。(開會)

開會時間已到,經秘書行政人員審閱簽到人數,達法定出席人數時,主席依法宣佈開會,此時在場人數可能低於過半數,因為有些出席人只簽到而不開會,若有會眾提出清點人數的要求,屬於合法程序,主席應即時清點在場人數;出席人出席會議以簽到為準,只出席不簽到視同未出席,不得行使出席人的表決權、發言權等基本權利。至於只簽到而不與會的出席人,若是擔任社團的理監事或校務會議的會議代表,應依社團自治的精神規定其規範。

20、對議案要求重新討論為之復議動議。(動議)

任何議案其決議不論通過或是否決,會眾得提出重新討論的要求,但有其特別的規定,(一)原決議案尚未著手執行者。(二)具有與原決議案不同之理由者。(三)須提出於同次會或同一會期之下次會,提出於同次會,須有他事相間,提出於下次會,須證明提出人係屬於原決議案之得勝方面者,如不能證明,應得議決該案之會次出席人十分之一以上之附議,並列入再下次會議事日程。

21、會議應備工具:錄音機、計算機、照相機。(開會)

會議中的錄音只能做輔助工具,不能為正式會議紀錄,計算機有其必要在財務報表上核對使用,照相機拍下倩影更能展現資料的真實性。

國小教學如果能夠提供十足的內容,小三至小六必能將基本議事程序學得得心應手,若還有餘力,則可引導往妥協之計去發展。

陳勁達 2006/03/10筆

理事長(會長)交接應由何人監交較為適當?

理事長(會長)交接應由何人監交較為適當?

社團為永續經營須不斷注入新血輪以求活力,理監事團隊也需要新陳代謝的輪替才能展現創新風貌,社團的領導者也不例外,依規定其任期為1至4年不等(註一),連選得連任一次,時間一到就須定期改選,各社團改選日期不一,為讓社團有彈性的安排,到期日前1個月或延後3個月皆可召開會員大會(註二),至於新任期的開始是以召開第一次理事會為基準(註三),至於理事長交接其監交人是由不得他人代理(註四),然不少社團的監交人卻出現各種不同的版本,曾出現前理事長、民意代表、政府官員、新任常務監事等,到底何者較為適當?民意代表與政府官員不是常態的參加,無須贅言,前理事長與新任常務監事何者勝出?前任與新任理事長是交接的當事人,若以前理事長為監交人,有時會找不到人,因為氣短的人早已歸位,然新任的常務監事與新任的理事長是同屆,必然要出席,就沒有氣短與氣長的問題,因此監交人由新任常務監事擔任是最適當的。

註一:人民團體法
第20條(理監事之任期) 人民團體理事、監事之任期不得超過四年,除法律另有規定或章程另有限制外,連選得連任。理事長之連任,以一次為限。

註二: 人民團體選舉罷免辦法
第33條 人民團體之理事、監事應於任期屆滿前一個月內辦理改選,如確有困難時,得申請主管機關核准延長,其期限以不超過三個月為限,屆期仍未完成改選者,由主管機關依本法第五十八條規定處理。

註三:人民團體選舉罷免辦法
第45條 人民團體理事、監事之任期應自召開本屆第一次理事會之日起計算。但國際性社會團體章程另有規定,並報經主管機關核准者,從其規定。

註四:督導各級人民團體實施辦法
第 11 條 人民團體於每屆理事、監事改選前,應將立案證書、圖記、未完成案件、檔案、財務及人事等資料造具清冊一式三份,於下屆理事長選出後,以一份連同立案證書、圖記移交新任理事長及監交人,並於十五日內由新任理事長會同監交人接收完畢。逾期未完成移交者,除依法處理外,得報請主管機關將原發圖記或立案證書予以註銷或作廢,重新發給。
前項監交人由新任監事會召集人 (常務監事) 或新任監事互推一人擔任之。

提案的附署與動議的附議條件要對等才合理

提案的附署與動議的附議條件 要對等才合理

沒有附署人的提案是不成立的,如同沒有附議人的動議也是不成立的,提案與附署人不得為同一人,動議與附議人也是如此,以上皆是會議規範的規定。然縣市議會與立法院對提案與動議的規定並不全然一樣,台北市議會的提案須3人附署(註1),高雄市議會的提案卻只要2人(註2),立法院的一般提案須10人連署(註3),法律的提案要15人連署(註3),立法機關的附署(連署)有個特色,連署人不得發表反對原提案之意見(註3),也就是附署人與提案人要站在同一陣線,不能扯後腿,其理是政黨政治運作使然,然社團的附署(附議)的角色卻不是如此,它只是扮演著同意該提案或動議應留在議場上討論而已,因此在討論中,贊成者可以在表決中舉反對票,反對者在表決時可以舉贊成票的道理是一樣的。不過台北市中小學校務會議實施要點卻出現一個不對等的現象,它的組織成員採代表制,最多為41名代表,第12條第4款 教職員工及家長經校務會議成員四分之一以上連署之提案(註4),其連署人數高達11人,然臨時動議卻只要一人動議,一人附議就可成案,誰會那麼費事的去做附署的提案,這就是提案的附署與動議的附議條件不對等,法是人定的,不對等的法就是要修,而它目前還是不動如山,怪哉!

陳勁達  筆 2014 / 12 / 31

註1:台北市議會議事規則
第九條 (議案提出)
議案之提出依下列規定:
一、議員提案,應有議員三人以上之附署;如為三人以上共同提出者,得不經附署;但巿法規之提案,應有議員總額五分之一以上之附署,且均應於分組審查十五日前提出。
二、市政府提案,應經巿政會議通過,並於下列時間前以府函提出;但經大會同意之緊急提案不在此限:
(一)定期大會之提案,應於分組審查十五日前提出。
(二)臨時大會之提案,應於開會十日前提出。

註2:高雄市議會議事規則
第11條 議案之提出依下列規定:
一、議員提案,應有議員2人以上之連署;如為3人以上共同提出者,得不經連署,其共同提案人以不超過10人為限,且應於大會開會10日前以書面提出。如不克於限期內提出時,仍得於分組審查五日前提出。
二、市政府提案,應經市政會議之通過,並於定期會開會15日前或臨時會開會7日前以府函提出。
前項市政府提案,應先經程序委員會之審查通過後,始得提付大會討論。

註3:立法院議事規則
第8條 立法委員提出之法律案,應有15人以上之連署;其他提案,除另有規定外,應有10人以上之連署。
連署人不得發表反對原提案之意見;提案人撤回提案時,應先徵得連署人之同意。

註4:臺北市國民中小學校務會議實施要點
十二、校務會議議案之提出依下列規定:
(一) 校長交議。
(二) 相關處室提案。
(三) 家長會或教師會提案。
(四) 教職員工及家長經校務會議成員四分之一以上連署之提案。
會議提案應於開會日前10日提交校長指定之人員彙整。

國際性社會團體的財務報表可以不依我國會計年度編製嗎?

國際性社會團體的財務報表可以不依我國會計年度編製嗎?

國內社團不論理事長何時交接,每年須依年度計畫編製年度財務預、決算表(註一),因此當年度(102年度)不論何時改選理事、監事的會員大會是無法審議當年度的財務決算表,因為當年度到12月31日後才能結帳(註二),須於次年度(103年度)編製當年度的財務決算表,而次年度的會員大會才能審議當年度的財務決算表。而國際性社團除青商會外(它是採用年曆制任期),其它扶輪社、獅子會、同濟會其會長任期不一,因此內政部在人民團體選舉罷免辦法規定:國際性社會團體章程另有規定,並報經主管機關核准者,從其規定(註三),以同濟會為例,會長任期是當年度10月1日起至次年度9月30日止,其預、決表都以此而編製,然桃園縣政府要求該縣內的同濟會其財務報表須配合政府規定從1月1日起到12月31日來編列,雖是依法行政,卻是強人所難,而解套的方法須由同濟會台灣總會行文至內政部,報主管機關核准,轉知各縣市政府辦理,才能解除各地方同濟會的夢魘。 (261)

陳勁達  筆 2014 / 12  / 31

註一:人民團體法
第34條(預算決算之編定) 人民團體應每年編造預算、決算報告,提經會員(會員代表)大會通過,並報主管機關核備。但決算報告應先送監事會審核,並將審核結果一併提報會員(會員代表)大會。

註二:社團團體財務處理辦法
第 4 條 社會團體之會計年度以曆年為準,自每年一月一日起至十二月三十一日止。

註三:人民團體選舉罷免辦法
第 45 條 人民團體理事、監事之任期應自召開本屆第一次理事會之日起計算。但國際性社會團體章程另有規定,並報經主管機關核准者,從其規定。

應降低會員大會出席人數的門檻

應降低會員大會出席人數的門檻

依中華民國憲法第十四條:人民有集會及結社的自由。組織社團即是憲法所賦予人民的權利,為了讓社團的運作有所遵循,也方便政府管理社團,因此立法院通過了人民團體組織法,依人團法第二十七條:人民團體會員(會員代表)大會之決議,應有會員(會員代表)過半數之出席,出席人數過半數或較多數之同意行之。也就是說會員(會員代表)大會要有會員一半加一的出席,會議始得開議,讓我們來看看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四條:立法院會議,須有立法委員總額三分之一出席,始得開會。前項立法委員總額,以每會期實際報到人數為計算標準。但會期中辭職、去職或亡故者,應減除之。由此觀之,立法委員出席立法院會議卻只要三分之一就可開會;社團的會員出席會員大會是權利,而非義務,要過半數(二分之一)始得開會,立法委員出席立法院院會是義務,而非權利卻只要三分之一就可開議,這種本末倒置的觀念,不知是那門子的規範,造成有些上千人的社團召開會員大會產生許多的衍生問題,雖然人團法第四十五條:會員人數超過三百人時可推選會員代表組成會員代表大會,這也是值得商榷,假設有一萬人組成的團體,依法可選出少數人的會員代表出席會員代表大會,對其他多數人的會員而言,他們的權利何在?只能聽命少數人的擺佈,這種觀念亦是不合乎邏輯,在未修法之前,惡法也是法,也只得默默的去承受它。

台灣為加入WTO而修改律師法,九十一年一月八日經立法院修正的律師法第十四條 (公會會員大會之召開):律師公會每年開會員大會一次;必要時,得召開臨時大會,如經會員五分之一以上之請求,應召開臨時大會。會員大會,須有會員二分之一以上出席,始得開會。但章程另有規定者,不在此限。 前項但書之情形,會員大會應由會員親自出席,不得委託他人代理。台北律師公會章程第二十三條:會員大會有二分之一以上會員出席得開會。但於開會通知所預定開會時間經過三十分後,仍未足所定出席人數時,如已有六分之一或三百名以上會員出席,即得開會。會員不能親自出席會員大會時,得以書面委託其他會員代理,但委託出席人數不得超過該次會議親自出席人數之三分之一。超過時,以抽籤方式決定有效委託人數。從修正後的律師法第十四條與台北律師公會章程第二十三條相互對照,可以得到一個答案,台北律師公會在召開會員大會時,只要有三百名會員或六分之一會員(現有會員約有二千六百多名)始得開議,若依人團法的規定須二分之一的出席,始得開會,開會人數、開會場地與會議行政都是一大堆問題,依該會章程只要六分之一或三百人以上會員,即得開會,但會員須親自出席,不得委託。依此案例,其他社團就可仿之,只不過律師法是依單行法規行之,其它社團卻必須修改人團法第二十七條才能解套。

至於到底多少人出席或者多少百分比的出席會員大會才是合理,在此提供 國父在民權初步的數據以供參考,民權初步第二十一節額數定義:在立法院其事為公共性質,其人員到會為當然之職務,而法院又有強迫到會的能力,則額數以多為允當。至於尋常社會,則以少為宜,以備開會時必能達足額之數。如社友之數由五十人至百人者,其額數以九人為妙。若更少之會,則五人為額。若數百人以上之社會,亦不過十五人至十七人為足額也。而國外之學者如H.A.Davidson謂大團體得低至百分之五或百分之十,如會員總數一千人時,為五十人,如三千人以上團體(無論其規模多龐大),均為一百人;L.Place稱無論團體規模如何,均不超過一百人;A. Sturgis則認為通常會員總數的八分之一或十分之一。歸納言之,無論如何,其法定人數均相當低,且不論團體規模如何龐大,亦不超過一百人。
一個國家生命力的旺盛與否,取決於人民對公共事務的關心度。自解嚴後,社團如雨後春荀到處林立,志工團體更是活躍於政府各部門間,期待立法委員能善解民意,從善如流,速速修法,讓社團更有活力,更有動力。

陳勁達  筆 2002 / 1 / 13